闵凡祥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

我是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闵凡祥,疾病如何改变人类历史,问我吧!

我们的历史不仅仅是由人类塑造的,环绕在我们身边的各种各样的微生物和病毒通过引发植物、动物和人类疫病的方式也参与其中,有时还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kjzb.com_【官方首页】-开奖直播人类一直在努力应对疫病带给我们的各种威胁与挑战,并在这一过程中增进医学知识,改进医疗技术手段,改变自我观念与行为,创建新的制度,探索新的人类关系与合作模式。
我是闵凡祥,现为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医疗社会文化史研究中心主任,南京大学-伯明翰大学-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医疗社会史研究与出版中心主任,长期从事医疗社会文化史的教学与研究。疾病如何影响了个体生活、家国命运、人类历史发展?人类如何认识与应对疫病威胁与挑战?面对此次新冠肺炎疫病挑战,我们可以从历史中借鉴哪些经验?欢迎向我提问!
思想 2020-02-10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6个回复 共27个提问,

热门

最新

闵凡祥 2020-02-10

您好!谢谢您的提问!
每次疫病的爆发都是对受疫社会和人群的巨大威胁与挑战,都会给受疫社会和人群带来相应变革。例如,罗马帝国时期所发生的几次瘟疫,就使基督教获得巨大发展。因为基督徒在瘟疫中不惧死亡,对患病濒死人员的照料,为基督教赢得了良好的社会声誉和教徒的不断增加。最终,帝国承认它为国教。我想,在某种程度上,这是欧洲后来成为基督教社会过程中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因素。
再如,我们在很长一段历史中并没有“国际卫生组织”,是19世纪在欧洲爆发的霍乱使欧洲人开始试图通过国家间协调与合作的方式解决共同面对的疫病问题。这可以说是区域和全球公共卫生治理的开端。现在我们有了世界卫生组织(WHO),承担着非常重要的全球卫生治理的领导工作。
又如,人类的城市在很长一段时间中是脏和臭的。街道上污水横流、粪便成堆,河水散发出冲天臭气。19世纪多次爆发的霍乱和1858年泰晤士河的“大恶臭”,促生了伦敦现代下水道系统的修建。从此,完善的下水道设施,成为公共卫生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和现代城市的标配。
此次开始于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给我们的社会提出了前所未有的一次挑战,更是对我国国力和社会管理水平的一次大考。我们可以看到,在应对此次疫情过程中,我们有些方面做的很好,但也有一些方面出了问题。我想,在疫情过后的社会恢复和重建中,我们会检讨和反思所出现的问题,提高对公共突发卫生事件的预警能力,完善我们社会相应的应对机制,提升政府职能部门的快速反应能力。此外,在野生动物保护和禁止野生动物交易问题上也会更加重视与严格。这个我们的政府已经在行动了。“野味”在我们饮食中的比例也可能会大幅下降。我们经历了此次大疫,知道了疫病与野生动物之间的关系,自然会更加敬畏野生动物,自觉远离“野味”。
每一次疫病的爆发和流行,都会对受灾社会和人群产生整体性的影响。以上举例仅是一二,希望对你能有所启发。谢谢您!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会出现人类打不过疾病而灭绝吗?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闵凡祥 2020-02-16

谢谢您的问题!
  《枪炮、病菌与钢铁》一书是一本受到广泛认可著作。作者通过强调环境对人类历史的重大影响,来解释现代世界的形成及其诸多不平等现象,否定了曾一度盛行解释体系——人种决定论。贾雷德·戴蒙德的解释和叙述框架,不可说不具有革命性和值得我们肯定之处。
  但强调地理环境对人类历史的影响作用,并非贾雷德·戴蒙德的独创。这种解释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的著名医生希波克拉底那里,其后的历代西方学者中都有持这种解释框架者,都有不同程度地强调地理环境对某一人群历史的影响。如希罗多德、亚⾥里⼠士多德、让·博丹、孟德斯鸠、巴克尔、拉策尔等。中国古代的管⼦,近代的梁启超等也有类似观点。
  对地理环境与历史发展间的关系的阐释,大致存在两种观点:(1)地理环境决定论。它强调人和动物一样,是地理环境的产物,⽂化的各方面都受地理环境支配。这是一种极端的观点。(2)地理唯物论。这种观点认为地理环境规定着民族性与社会制度,制约着历史和文化的发展方向。是一种相对论的观点。
  地理环境是人类创造历史的场域,它承载着人类活动,支撑着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人们的衣、食、住、行和生产活动所需要的一切都来自他们所处的地理空间与环境。因此,地理环境是人类生存和组织生产的物质基础,其特性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以不同的程度规定和影响着人的生产生活方式以及与之相适应的政治制度与文化习俗。

闵凡祥 2020-02-11

首先,谢谢您的提问!
2003年非典,是新中国在血吸虫病之后遇到的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公共卫生危机。它对中国社会的冲击和影响应当说是整体性的,从民众日常生活到国家政治建构。例如:(1)野生动物身上带有会导致人类生病甚至引发一场波及整个社会疫情的认识,已在整个中国社会扎根并形成一定影响。很多人已认识到“野味”不能吃,并在日常生活中加以实践。可以说,这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中国人与野生动物之间的关系;(2)口罩佩戴超越了特定职业群体的界限,成为很多人的日常穿戴。中国人开始习惯了带口罩;(3)国家政治层面也更加重视公共卫生建设,认识到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的重大社会、经济、政治(国内和国际政治)影响,并在国家职能和政治机构等方面进行了改革和建设。(4)中国对全球公共卫生治理的参与度不断提高。这个可以列举很多。
面对此次新发疫情,“小汤山模式”即是2003抗击非典所留下的经验财富;对病人进行隔离的做法,则自14世纪欧洲黑死病中得来的宝贵经验。虽然朴素简单,但确是非常有效的。
现在确实有很多人和您一样,有我们现在和2003年抗非时没有什么两样的感觉,似乎一切都是从头再来。这种感觉可能是由于某种程度的信息不对称引起的。事实上,我们的进步还是很大的。当然,我们不能否认,在抗击疫情过程中,也出现了很多这样那样的问题。这是我们在疫后社会恢复与重建中需要认真反思、总结和改进的。
谢谢您!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